<s id="xr6r9"></s>
    <option id="xr6r9"><sup id="xr6r9"></sup></option>
        1. <bdo id="xr6r9"></bdo>
          <nobr id="xr6r9"></nobr>
          <option id="xr6r9"></option>
          <track id="xr6r9"></track><track id="xr6r9"></track><bdo id="xr6r9"></bdo>

          <bdo id="xr6r9"><optgroup id="xr6r9"></optgroup></bdo>

            <bdo id="xr6r9"><optgroup id="xr6r9"></optgroup></bdo>
            寧夏攝影學習研習社

            李????蕊丨命運不是轆轤\/一(小說)

            行走文學2020-09-02 15:46:12


            杏兒出生的時候,母親由于難產離開了人世。

            “阿林,阿林……”關玉洋緊緊握著妻子的手,一聲聲地叫著妻子的名字,淚如雨下。

            阿林大口地喘息著,用微弱的聲音,斷斷續續地安慰他:“洋,別哭了,你要堅強……杏……杏兒還小……她才……才那么大一點,以后她都要靠你……。”說著,說著,眼淚溢滿了眼眶,林致杏向上翻著眼睛,想把溢到眼眶的眼淚硬生生的逼回去。但還是有一顆豆大的淚珠不聽話地從眼角滑落了下來,她趕緊別過頭去,困難的伸出手擦去了眼角的淚水。她這細微的舉動還是被細心的丈夫發現了。他為了不讓妻子更難過,更傷心,低下頭用雙手捂住眼睛,偷偷地擦干了臉上,眼周圍的淚水。當他再次抬起頭時,展現在林致杏面前的是一張不摻雜任何悲傷情緒的笑臉。

            林致杏心里清楚關玉洋只是假裝堅強,把悲苦留在了心里。她也微閉了一下眼睛,把所有的悲傷,淚水咽回了心里。細看著關玉洋,林致杏突然想起了他們過去一起走過的點點滴滴。她和關玉洋曾去過杏樹林,杏子熟了的時候,他們在樹林里嬉戲,揪個杏子,咬一口杏子的酸味夾雜著苦味,再回味滿口都是苦的味道。每次林致杏都會調皮地把咬了一口的杏子扔到關玉洋的身上,關玉洋也不回扔,拿著林致杏咬過的苦杏子,“呵呵”的傻笑……

            想到這,林致杏發出微弱的聲音,對坐在床邊凳子上的關玉洋說:“洋,我……我想去杏樹林。”

            關玉洋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說:“好的,我想辦法。”他猛地起身,由于用力過猛,身后的凳子被他帶倒到地上,發出“哐啷啷……”地響聲,他顧不得這些,腦子里全是,帶阿林去杏樹林,帶阿林去杏樹林。突然,他的袖子被扯了一下,他回頭看見阿林用渴望的眼神盯著他,他安慰說:“阿林,你放心,我們一定會去杏樹林的。”

            關玉洋直接去找婦產科主任章主任了,他來到章主任的辦公室,二話不說,“撲通”的一聲跪下來,他這一跪,把正在端起咖啡準備喝的章主任嚇了一跳,她趕緊放下端到嘴邊的咖啡,把關玉洋往起扶,邊扶邊說:“你先起來,有什么話起來說,你別這樣好不好。”誰知道遇著個犟脾氣,關玉洋根本不聽章主任的話,紋絲不動的跪著。他們的爭論引來了不少病人及家屬的圍觀。看著越來越多的人章主任急了,她一把扯住關玉洋的袖子使出渾身的力氣往起拽,嘴里不停地說:“快起來,有什么事起來再說,你這樣不是折我的壽嗎?”

            可是,不管她用多大的勁,跪在地上的關玉洋只是被她拽的動了動,人們常說:“人在危急的時候潛力是超常的。”這句話用在關玉洋身上一點也不假。章主任覺得自己的勁也不小,但看在外人眼里,不是在往起扶人,到像打情罵俏的小兩口。看熱鬧的人越圍越多。

            此時關玉洋開口了,他大聲地說:“大夫,求您答應我一件事。”關玉洋的聲音很大,以至于圍觀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的。關玉洋接著說:“我活了這么多年,從來沒求過什么人,今天是第一次,今天我拉下面子第一次求人。大夫,您一定得答應我。”

            關玉洋抬起頭,用期待的眼神望著章主任。在這么多人面前,經歷過風波的章主任不知如何是好,這樣的事還是頭一次遇到,原來也有給她下跪的人,但那都是被醫好的病人來感謝她的。遇上這樣的事,誰攤上誰心里急呀!

            “你先起來,先起來慢慢說,好不好?”章主任沒了底氣,聲音軟了下來,一邊還彎著腰用力地扯著跪在地上的關玉洋,應該確切的說是拖。

            “不,您要是不答應,我就不起來。”關玉洋倔強的說。

            遇到這樣的人,章主任的頭都大了。“那你先說是什么事,你總得先說清什么事吧?”章主任不愧是主任,在這種情況下也絲毫不含糊。她又接著道:“你把事情說清楚,我再依情況而看,好不好?”章主任皺著眉,一只手扶著額頭,無奈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關玉洋看出來章主任有點不耐煩了,便識趣地道:“主任,我妻子生孩子難產,現在性命不保了。在最后,她想看一眼,我們一起走過的地方,求您答應我帶她去。”關玉洋一點都不給章主任推辭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“你妻子是不是三號病房八床的林致杏?”章主任一點也不含糊的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是的,主任。”關玉洋誠懇的回答道。

            “這個恕我不能答應你,你的妻子失血過多,我們在盡全力治療,她是不能受顛簸的,不然性命會受到威脅的,要是有個萬一,我們做大夫的可怎么交代?”章主任誠懇的解釋道。

            關玉洋焦急地說:“我妻子什么情況,我比你們做醫生的更清楚,救活她是沒什么希望了,她臨終前就這一個愿望,大夫,求您滿足她吧!這樣她走也就走的安心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大夫,答應他吧!”突然,從人群中冒出一個聲音,那人接著說:“一個將死的人,對一個想去的地方的強烈渴望,是每一位活著的人,很難體會的。”

            作 者 簡 介

            李蕊,寧夏海原縣人。愛好文學,有作品發表于新媒體《行參菩提》。喜歡行走在跳躍的文字中,品讀一本本文學書籍。





            歡迎關注《行走文學》新媒體

            在這里可以欣賞到啟迪心靈智慧的散文、小說、詩歌

            本公眾號歡迎短小、精悍的文章

            投稿請發電子版到13733877216@163.com

            俺也去色官网在线播放